大结局、世人莫道纷扰乱,天下与我又何干?
作者:独恻西楼      更新:2019-08-14 04:42      字数:2237

临安之中,喧闹的街上人群熙熙攘攘,而在街角的那个,来客络绎不绝的店面,就是萧槐的江湖酒家,时不时有带着斗笠,腰别长剑的侠客去歇歇脚,这江湖客栈就如同出尘之境一般,时有琴声悠扬,箫音阵阵,真就如人间仙境一般,而这位隐居世外的掌柜的就是萧槐。

“小二,一壶好酒,切一盘酱牛肉!”一个走进酒馆里的江湖豪客如此喊道,这位江湖豪客什么打扮的奇异,腰里别着两个刀鞘,不过却是菜刀的刀鞘,长的十分粗犷,络腮胡子,一巴掌宽的胸毛,就如同一个屠户一般,大喇喇的往木板长凳上一座,也不说话。

一旁坐着的文人侠士眼神都投了过来,这个屠户身上的杀气很重,是杀人的那种杀气!隐隐约约泄露出的一点杀气就将酒家之中一部分人吓住了,柜台的逍遥子抬头看了一眼这屠户,也没说话,只是撇嘴一笑,随后继续低头弄他的账去了,这时门外又走来两人。

相比这屠户,这两人在江湖上的名望就要高一点。这两人是大宋朝廷的捕头,之前也是江湖之中的高手,一人为奔雷刀赵起,另一人为九莲剑风怀逸,行走江湖之时都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即便是做了捕头,江湖上的好汉见了这两人也要卖几分面子给他们。

风怀逸与赵起一迈进来就盯住了那屠户,气氛霎那间凝固了下来,四周都没有人说话了,很可能风赵二人就是冲着这屠户来的,很可能这屠户就是哪个大案的凶手,坐在屠户身边的几个人急忙往远撤了撤,就算是再没有眼光,也能看出来这三人绝对是不能善了。

柜台的逍遥子轻轻笑了下道:“各位,这里是江湖酒家,能否劳烦各位给我家掌柜的一个面子?罢斗了吧。”逍遥子作为曾经的长生高手,按辈分算起来不知道要高这几人多少辈,不过此刻一来他只是个账房,二来他已经不是长生高手,有的只是那份曾经的气度。

赵起可不给面子,看了逍遥子一眼道:“官差办案,闲杂人等退开。”这位奔雷刀性子直,人品也不算那么好,有仗势欺人的嫌疑,不过风怀逸却十分有气度的对逍遥子施了一礼道:“毁坏了设施我等自会赔偿,先生不用担忧。”一旁那屠户可没搭理这俩人,还是往嘴里扔牛肉。

这虬髯大汉还时不时啪叽啪叽嘴,很享受的感觉,虬髯大汉回头看了一眼二人:“嗯,早就听人说奔雷刀和九莲剑去给朝廷当狗了,想不到还真是这样,怎么?要和我动手?”逍遥子在一旁看着,也不说话,就是双手背在身后,笑呵呵的看着这三人。

跑堂的东灵道长和于奠也都凑到了逍遥子身边,逍遥子嘴角微微翘了翘道:“奔雷刀使得是是关西裘家刀,火候还不够,不过对付一般人是绰绰有余了,至于九莲剑则是李太白庚已太白剑的分支,早已没了庚已太白剑的那份神韵,只能说是一般。”逍遥子眼神还是如此毒辣。

逍遥子的声音压的很低,只有东灵道长和于奠能听到,东灵道长看了看那屠户,却想不到如何形容,这屠户揣着两把菜刀,谁也看不出来使得是什么功夫,至少他还没使出招数,一瞬间,奔雷刀的赵起动了,手中的长刀使出了一招云雷倒海,这一招已经不好闪避了。

奔雷刀之后还有九莲剑风怀逸,风怀逸手中的长剑舞出九朵剑花,不是同时舞出剑花击刺九下,而是同时刺出九朵剑花,这对剑的控制有很大的要求,可见庚已太白剑尚有神韵,虽说只剩下那么一丁点的剑意,但却还是强悍至极,哪知在这时,那屠夫竟然动了!

那屠户腰间的两把菜刀猛的拔出刀鞘,乱舞之际,刀势就如疯魔一般,不过每一招每一式却都精妙无比,仿佛狂放至极,但又好似没有一丁点的破绽,这时逍遥子却看出了屠户使的武功道:“原来是疯魔刀法,呵呵,我还当是什么功夫呢,不过想不到这刀法还没有失传。”

屠户的疯魔刀法连连劈出,每一刀就仿佛是要搏命一般,极为凶险:“赵痢疾,风娘们,你们这么盯着我干什么!”赵起已经怒了,他生平最恨别人称呼自己为赵痢疾,赵起刀刀夺命,手中的长刀仿佛有铺天盖地的功力:“你屠了王大户家三十七口,还问我等为何盯着你?”

逍遥子皱了皱眉:“王大户家一家三十余口全都死了?却也是天道好循环,因果报应啊。”王大户一家作恶多端,在临安城中嚣张跋扈,死了也是活该,一旁的于奠瞄了一眼逍遥子道:“事有蹊跷,王大户一家不是这屠户杀的。”想来王大户一家结仇许多,但也不敢惹这屠夫。

几人还斗着,门外却又杀进一人,这人单手擎着长剑,神形俊逸非凡:“天使驾临,汝等岂敢造次?”这人一身素衣,俊彩非凡,手中的长剑一点,一划,一转,一拖,三人的兵器转眼间竟都被这高手拐到了地上,手法快的连逍遥子都没看清。

逍遥子倒吸一口气,尽管逍遥子当年乃是长生高手,但此刻已经是一个凡人,眼神自然跟不上这人的速度,那人肃穆的看了一眼几人,清了清嗓子道:“江湖酒家,萧槐、黄药师、徐浅笑,上前听封!”这人显得十分轻蔑,有种轻视众人的感觉,高高在上。

等了半晌,却没有人搭理这人,这人再次喊了一声:“江湖酒家,萧槐、黄药师、徐浅笑,上前听封!”楼上发出一声冷哼:“谁敢在我酒家之内哞叫?”萧槐神形如风,自楼上飘下,手中的长剑直直的顶在那人的脖子之上道:“回去转告你们主子,我啊,想安安静静平平淡淡,无论是江湖的事情,还是天下的事情,都不要找我们了。”萧槐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往下一扔,迈着脚步回到了楼上。

箫声悠悠响起,一旁有人伴唱。

却雨罢,忘林染,世人莫道纷扰乱。

擎云却,轻轻璇,云渐淡兮风渐淡。

瑶池兮,君何叹,天也枉然人枉然。

奏玉箫,弹静弦,顾首一笑还耕田。

天下事,恶与善,竹叶瑶兮枫林婉。

箫声散,雨声散,天下与我又何干?

全文完结。(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铸天之景  经典古诗词  修真聊天群  全职高手  中世纪崛起  小学生作文  天涯八卦  免费算命网  从全球高武开始  秦吏  北宋大表哥  飞剑问道  大宋男儿  IT百科  玄界之门  笔趣阁  最强狂兵  九重武神  名人名言  管理资料下载  汉乡  说说大全  都市医圣妙厨  全民领主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