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游击将
作者:小楼听风云      更新:2019-08-14 04:45      字数:4724

北方天际那一道赤色长线,吸引了城头上所有人的注意。

犹如滚雷的轰鸣,没有人陌生……

因为四天前,他们刚听过一次。

那是万马奔腾的声音……

但是风雨飘摇的锦天府,再也经不起任何磨难了。

城头上的人听到了。

城墙下的张楚也听到了。

他头皮发麻,当下不再留手,一跃而起,催动全身血气一刀斩出!

惊云落下,一道足有两三丈长、赤中带银的澎湃气劲,宛如匹练般横亘在乌泱泱的北蛮兵潮头顶上。

下一秒,这道庞大的赤银气劲轰然炸开,化成无数道巴掌大的气劲,以漫天洒金钱之势四散开来。

“嘭嘭嘭嘭。”

爆炸!

一片一片的爆炸!

一刀之下,近两百北蛮兵被炸成了漫天血雨!

血腥、残酷的场面,把张楚自己都吓住了!

这一招破军,是九莽刀第二招,是适用于战场屠杀的群攻形杀招。

但他之前试过这一招,威力差远了,单从覆盖面积上而言,顶多覆盖三十来个人!

而且上一次他试招时,在地面上留下的痕迹,属于贯穿伤类型。

可眼前这……是爆炸伤吧?

“啊得,啊得……”

北蛮兵惊恐欲绝的叫喊声,打断了张楚心中纷杂的思绪。

他一定神,就见包围着自己的北蛮兵们,终于溃败了……

他曾以为,这些北蛮兵真是一群不知疲惫、不知恐惧的杀人机器。

原来,他们也是人……

也会害怕,也会恐惧。

只要你比他们更凶,更狠!

此刻,北方天际滚滚而来的马蹄声,已经大如雷鸣。

城头上的大人物们,也都眺望着北方。

似乎没人注意到城下发生的一切。

张楚本该松一口气的。

方才那一刀,已经超出了下三品的极限。

即便算上铁骨劲二叠劲的威力加成,也超出太多了。

张楚自己当然知道,这一招破军的威力,之所以能这么强悍,肯定和他血气里的火意和寒意脱不了关系。

但他血气里的火意和寒意,本身就不是下三品的力士能沾染的。

真有人追究起来,他总不能告诉对方,我张楚是有金手指的男人吧?

所以,城头上那些大人物没注意到他这一刀,张楚心头怎么能不松了一口气?

但此时此刻,他听着北方天际传来的马蹄声,他心头这一口气怎么都松不下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锦天府的情况。

锦天府的人力、物力,已经被他压榨得七七八八了。

只要再来五千……

不。

只要再来四千北蛮兵,锦天府就该完蛋了!

张楚正大感绝望之际,忽然城头上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欢呼声。

他一抬头,就见城头上的守城士卒们,高举着兵器,又是哭又是笑的朝着北方欢呼不已。

他愣了愣,心中陡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连忙一个助跑,冲上城墙,拽住一根铁索飞速往城头上攀爬。

爬到一半,他就看清了北方滚滚而来的接天连地的赤潮。

赤盔赤甲、枪林雪亮,即便是在狂奔之中,依然法度森严,不见混乱,犹如一股开山裂石的洪流,雄壮激荡!

大军最前方,一名身披黄金怒狮铠、头戴凤翅紫金冠,胯下一匹枣红骏马的猛将,倒提着一杆方天画戟,狂奔而来。

人还未至,天崩地裂般的咆哮声,已在天地间炸响:“某家姬拔,北蛮小儿,谁敢一战!”

“是镇北军!”

张楚悲喜莫名,竟有一种想要嚎啕大哭一场的冲动。

锦天府守住了!

你看到了吗,大熊!

我们把锦天府守住了!

……

故事的后来,有些人再也不曾提起,但心中却从未忘记。

……

北城门大开。

胡乱擦拭掉脸上鲜血的张楚,混在锦天府的官员之中,跟随史安在匆匆出迎。

就见两股煞气腾腾的赤甲士卒,踩着整齐的步伐冲到城门两侧站定,挎刀而立,目不斜视,仿佛一干锦天府文武官员都是空气。

不多时,张楚就望见二十余骑簇拥着一个面如冠玉,身披麒麟踏火铠、头戴珠玉小冠的俊美小将向城门行来。

张楚快速的扫视了一眼,在簇拥着那个小将的二十余骑中看到了聂犇的身影,心头顿时一震,连忙低下头,不敢再乱看。

“吁。”

二十余骑行至史安在身前丈余,才齐齐勒马。

“下官武定郡丞史安在,恭迎世子与诸位大人入城!”

史安在一揖到底,毕恭毕敬的高声道。

站在史安在身后的张楚、侯君棠等人,也连忙一揖到底,长声道:“恭迎世子与诸位大人入城!”

“张兵曹何在?”

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

张楚心头一跳,不敢有任何犹豫,连忙一步上前,恭声道:“末将在!”

“起身吧!”

温润如玉的声音,轻轻说道,声音中似乎还带着几分笑意。

“是。”

张楚毕恭毕敬的回复了一声,才直起腰身,看清楚了俊美小将的面容。

狐儿脸,卧蚕眉,唇红齿白,细皮嫩肉……

咦,似乎有点眼熟啊!

张楚努力想了想,蓦的睁大双眼。

卧槽!

这不是前年他陪老娘回乡祭祖时,在金田县外遇到的那个白袍装逼犯吗?

他竟然是冠军侯府的世子!

这世界可真小!

冠军侯世子看出了他眼神中的震惊之意,舒爽的笑了。

张楚在打量他的时候。

他也在打量张楚。

他看到了张楚的光头,并在瞬间推测出了张楚所修功法。

他也看到了张楚腰间的黄金弯刀。

但他一张开,问得却是:“令堂可还安好?”

张楚得承认,无论这位冠军侯世子,问这句是不是收买人心,他都十分感动。

还记得她老人家的人,不多了……

张楚再次一揖到底,恭声道:“多谢世子挂念,家母已于第一次北蛮人攻城之时寿终大行。”

冠军侯世子唏嘘的感叹了一声,点头轻声道:“节哀。”

“谢世子。”

张楚直起身。

冠军侯世子的目光,这时才落在了张楚腰间的黄金弯刀上,“你腰间的金刀,从何而来?”

张楚抱拳道:“禀世子,此刀乃末将斩杀强敌,得来的战利品!”

他的话音刚落,冠军侯世子身侧就有人怒声喝道:“混账!金刀乃白狼主节仗,尔区区一个八品力士,如何杀得了白狼主,拾来的就是拾来的,岂能冒功!”

怒喝出声的,是聂犇!

冠军侯世子也在不住的皱眉。

显然,但凡是行伍之人,就没有一人不厌恶抢过和冒功的。

张楚面不改色。

有些时候,骂你的人,不一定是在教训你,而是在帮你。

“请世子恕末将冒犯。”

他不慌不忙的抱拳道了一声,而后扭头大喊道:“来人!”

一名黑甲玄武堂弟兄应声快步行至张楚身侧,没有理会周围的诸多高官大将,径直向张楚躬身道:“帮主!”

“将我刚刚取下来的首级,取过来。”

“是!”

玄武堂弟兄转身匆匆离去。

冠军侯世子的眉头松开,饶有兴致的看着张楚。

周围的所有人都在看张楚,眼神惊疑不定。

先前张楚返回城头,听闻史安在召他去迎接镇北军进城,心想挂着一颗血糊糊的人头去迎人不太礼貌,就顺手取下首级,交给一名玄武堂弟兄。

见到那颗白狼主首级的人,不知道那颗人头是什么玩意。

知道那颗人头是什么玩意的,没见到那颗人头。

不过数十个弹指,这名玄武堂弟兄就将那颗还戴着白狼皮毛的首级取了过来,双手呈给张楚:“帮主,您说的是这玩意么?”

张楚没接,抱拳朝前方的冠军侯世子道:“禀世子,这把金刀,就是此人的。”

史安在回头仔细辨认了一会儿这颗血糊糊的人头,也抱拳道:“下官可以为张兵曹作证,此乃北蛮科尔汗部的白狼主,三日前,张兵曹百骑劫营,下官为接应张兵曹,曾与之交手,未能留下他。”

人证物证具在!

在场的所有人的都猛抽了一口寒气!

八品杀七品,你张楚是怎么做到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冠军侯府世子目带惊异的问出了口。

“请世子明鉴,末将镇守锦天府南城门,此人联合北蛮大军中的另外两位气海大豪,企图强攻南城门,破锦天府,末将提前推算出了他们的行动,请来了史大人,以及郡贼曹侯君棠侯大人、郡户曹孔常鸣一同伏击这三人!”

张楚毕恭毕敬的娓娓道来:“他们三人一上城头,末将等人便以三十架八牛弩击之,此人身中三箭。重创坠城,末将追着他跳城,趁其重创强行将其斩杀!”

他并没有趁机添油加醋,反而尽可能简明扼要的将斩杀这名白狼主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他说得简单。

但周围众多,哪个不是入品武者?

又有几人不是行伍出身?

他的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人都用一种十分诡异的目光看着他。

“这是个狂人!”

所有人心头都暗自震惊道。

能于乱军之中提前推算出三位气海大豪的动向,这已经很不简单,不过还在聪明人的范围之内。

但敢以八品之身,跳墙追杀一名重伤的气海大豪,而且还真让他给杀成了,这就接近非人的范畴了!

重伤的气海大豪,那也是气海大豪!

有道是虎死骨立。

气海大豪只要一刻没咽气,都可能拥有瞬杀下三品力士的本事!

江湖上,被重残的气海大豪,一声大喝吓得远遁数十里的例子,比比皆是!

而敢以八品追杀重伤六品,还真杀成了的例子,却是闻所未闻!

这种狂人,纵然还是八品,轻易也不能招惹!

关键是还这么年轻……

“末将作证,的确曾见张兵曹跳城追杀这名白狼主!”

侯君棠闪身从人群中走出来,一揖到底,大声道。

“下官也可以作证,张兵曹的确提前布局,伏杀那三名北蛮气海大豪,三名北蛮气海大豪,皆被八牛弩所创,一人被史大人所杀,一人被张兵曹所杀,还有一人不见踪影!”

孔常鸣也不甘落后,闪身从队列中走出,揖手大声道。

事实上,侯君棠当真亲眼见到张楚跳墙了么?

事实上,张楚现在还需要这二人为他作证么?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花花轿子众人抬。

张楚主动在冠军侯世子面前提及他们俩,就是给他们俩面子,他们得兜着,还得报之以桃。

“真猛士耶!”

冠军侯世子击节赞叹道,顿了顿,陡然拔声喝道:“吴军正!”

“末将在!”

一名花白须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神情古板的老将越众而出。

“以我镇北军行功论,张兵曹镇守锦天府不失、百骑劫营、献计破敌、斩杀敌酋,数功并赏,该奖何?”

冠军侯世子大声问道。

吴军正耷拉着眼皮,用没有任何波动的冷硬语气说道:“官升两级,晋游击将,统三千兵马,奖蛟骨丹五十枚!”

“好!”

冠军侯世子大声道:“本公子便假父帅之权,辟张兵曹为我镇北军游击将……哈哈,聂世叔,您不会舍不得放人吧?”

话说到一半,他偏过头,笑吟吟望着聂犇说道。

聂犇抚须笑道:“张兵曹能得世子青眼,是他的机遇,老朽岂能阻张兵曹平步青云。”

“那小侄就先行谢过聂世叔了。”

两人旁若无人的自说着话。

簇拥在冠军侯世子身周的二十余骑,尽皆笑吟吟的望着这一幕。

立在张楚身侧的锦天府文武官员,皆用羡慕、嫉妒的眼神望向张楚。

然而,他们似乎都忘了,问问张楚自己的意见。

张楚有意见么?

他当然有……

他从来都不想任什么官、为什么将。

他出任郡兵曹,客观上是他无法拒绝史安在的征辟。

主观上,是他本身就忍不下那一口气,想为他娘,为他那没能看一眼这个花花世界的孩子报仇。

如今。

北蛮人他杀够了。

为了报仇还折了一名兄弟。

他累了。

真的很累。

战争,绝对是世界上最耗费心力的一种工作……没有之一。

他现在只想带着四联帮剩下的弟兄,带上他娘和大熊的棺椁,离开锦天府,去北饮郡,狗头山好好歇息几年……

但他连史安在辟他为郡兵曹都没资格拒绝,又哪有资格拒绝冠军侯世子辟他为游击将?

这才是上位者真正的霸道之处。

我不给你的。

你不能开口要。

我给你的。

你不能拒绝!

否则,便是不识抬举!

张楚茫然的慢慢扭头,扫视周围的所有人,只觉得这世界尽是妖魔,择人欲噬。

顶点

友情链接:龙组兵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逆剑狂神  玄界之门  谎话大王  阅读封神系统  免费算命网  中国会计网  全本书屋  盛唐风华  北宋大表哥  穿越小说  超级无上神帝  说说大全  史上最强重生者  情话网  最强狂兵  盛唐风华  南方财富网  最强逆袭  春野小神医  理财知识  笔趣阁小说  理财知识  明朝败家子